Language簡體中文|English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鋼材大國遭遇“成長的煩惱”

發布時間:2015-07-28 | 關注:

近年來,我國鋼鐵行業陷入了困難時期,資金緊張、需求疲軟、產能全面過剩,一些鋼鐵企業已處于幾乎沒有毛利甚至連邊際貢獻都沒有的窘況。2015年上半年,我國鋼鐵行業形勢更加嚴峻,頻繁遭受國外反傾銷、反補貼等貿易保護措施。

我國鋼鐵業貿易摩擦升溫
  摩擦增多、發起國增多。今年上半年,我國鋼材產品涉及59起反傾銷、反補貼和貿易保障措施,涉及歐美、亞洲、非洲、拉美等地的20個國家。其中,對中國發起貿易摩擦最多的是美國,有11起;澳大利亞和歐盟分別排名第二、第三位,分別為9起、7起。經濟發達體對我國鋼鐵行業發起的“雙反”調查數量占總量的45.76%。
  在這59起貿易摩擦中,啟動調查立案的有15起。1月份,泰國、土耳其分別對我國的低碳盤條、熱軋卷進行反傾銷調查;2月份,墨西哥對我國強化鋼鐵繩纜開啟反傾銷調查;3月份,澳大利亞對我國熱軋鋼板實施反傾銷調查;4月份,馬來西亞對我國冷軋不銹鋼板、預涂/漆/彩色涂層鋼卷開展反傾銷調查;同月,歐盟對我國高抗疲勞性能混凝土鋼筋進行反傾銷調查;5月份,歐盟對我國冷軋鋼板進行反傾銷調查;6月份,澳大利亞、墨西哥、美國等國分別就我國鍍鋅板、熱軋鋼板、鍍鋅板產品進行反傾銷調查。今年下半年才剛剛開始,我國就又涉入到6起貿易摩擦事件中。
  上半年,我國鋼鐵行業涉及的貿易摩擦事件比去年同期增加13起,增長28.26%。其中,1月份和5月份最多,分別為14起和12起。預計下半年我國將繼續被卷入一大波貿易摩擦事件中,相關企業應該提早做好準備。

  歐美帶頭,他國跟風。隨著我國鋼鐵產品出口量高速增長,針對我國出口鋼材發起調查的國家,也由最初的歐美國家擴展至亞洲、非洲、大洋洲和南美洲等地區的國家(如圖1、圖2所示)。2014年1月~6月份,針對我國鋼鐵行業發起貿易摩擦事件的國家和地區中,除了美國、歐盟外,還有澳洲的澳大利亞、北美洲的墨西哥和加拿大、南美洲的巴西和哥倫比亞,以及亞洲的馬來西亞、印度和泰國等國,而土耳其、危地馬拉和印尼等國在這一期間同樣對我國鋼鐵產品發起反傾銷調查。


其中,美國針對我國鋼鐵產品發起的貿易摩擦事件最多,為37起,而歐盟發起的反傾銷調查最多,為7起。這也說明歐美針對我國鋼鐵行業實施的貿易保護措施最為頻繁。
  涉案產品多元化,主要為板材、建筑鋼材。近年來,我國鋼鐵行業受調查的產品呈現多元化的趨勢,不僅有出口量并不很多的冷軋不銹鋼、無縫鋼管、石油管材等產品,也有鍍層板、彩涂板、焊管等出口量較大的產品,同時還有不銹鋼水槽等鋼鐵制品。通過分類可以看出,2014年~2015年上半年,不管從總體摩擦事件還是僅就調查數量來說,板材和建筑鋼材已成為貿易摩擦的主要目標。

頻遭貿易摩擦的原因
  貿易摩擦是不可避免的,這是我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出口國的伴生現象,有一定的必然性、長期性和復雜性。隨著我國經濟的不斷發展,雙邊貿易的增多,我國企業或將遭遇更多的國際貿易摩擦。鋼鐵作為基礎性的原料工業和重要的戰略性產業,在經濟發展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鋼之家鋼鐵發展研究中心認為,弄清楚我國貿易摩擦的原因非常重要。
  從外部環境來看,有兩個方面的因素導致我國出口的鋼材頻遭“雙反”。
 世界經濟放緩導致各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各國經濟低迷,歐盟、美國、日本等主要經濟體復蘇緩慢,歐洲債務危機使得歐洲經濟不容樂觀,主要發展中國家的經濟也呈疲軟態勢。相比其他國家,中國受這次金融危機的影響并不是很大,中國GDP仍然保持增長態勢。發達國家為了復蘇本國經濟,降低失業率,轉移國內矛盾,紛紛選擇放棄G20華盛頓峰會上達成的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共識,采取各種貿易壁壘限制中國產品的進口;而發展中國家為了保護本國經濟,也對中國發起各種貿易救濟調查。鋼鐵行業作為我國的主要出口行業之一,自然而然成為了貿易摩擦的重災區。
  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地位成為“絆腳石”。為了盡快加入世貿組織,1999年11月,中國在與美國談判時簽署了非市場經濟地位的條款,同意美國將來碰到反傾銷個案時可以維持美國當時的反傾銷方法,即視中國為非市場經濟國家,而毋須遭遇法律挑戰。這一條款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15年內有效。
  非市場經濟地位問題是在中國經濟不斷崛起、原有世界經濟格局被打破的全球化背景下,發達國家及部分發展中國家對中國采取的不公平、不合理、任意性、歧視性的政策措施。非市場經濟地位已成為我國企業在應訴反傾銷案件中的一塊“絆腳石”,成為一些國家打壓中國出口的最有效的工具。在對中國實施反傾銷調查時,這些國家可以運用“替代國制度”主觀地選擇一個第三國作為替代國,以替代國同類商品價格作為計算我國鋼鐵產品的正常價值。但是,被起訴產品在替代國的產品成本通常遠高于我國成本,使得我國鋼鐵產品較易被認定為低價傾銷,往往最終被裁定需繳納較高的反傾銷稅。
  從國內環境來看,我國出口鋼材頻遭貿易摩擦主要來自于以下幾個因素。
  我國鋼鐵產能基數較大。6月份,我國粗鋼產量達到6895萬噸,同比下降0.8%;1月~6月份,全國粗鋼產量達到40997萬噸,同比下降1.3%。而6月份,亞洲和全球粗鋼產量分別為9254萬噸、1.36億噸。數據顯示,我國粗鋼產量一直占亞洲產量的70%以上,雖然目前在世界鋼鐵產量中所占的份額已有所下降,但仍占據了世界鋼鐵產量的半壁江山。
  鑒于我國鋼鐵產能基數較大,而國內市場相對飽和,且企業進入國際市場的意愿強烈,這必然會對進口國的鋼鐵企業造成影響,從而引發貿易摩擦。
  我國鋼鐵進出口貿易長期順差。在國內鋼鐵消費較為低迷的背景下,“走出去”成為當前中國鋼鐵企業的新希望。統計數據顯示,6月份,我國出口鋼材889萬噸,環比下降3.67%,同比增長25.7%;同月,我國鋼材進口117萬噸,環比增長10.37%,同比增長3.5%。上半年,我國累計出口鋼材5240萬噸,同比增長27.8%;累計進口鋼材665萬噸,同比下降8.3%;累計凈出口4575萬噸,同比增長35.5%。
  我國鋼材,進口量遠低于出口量,一方面說明中國的鋼鐵足以滿足本國需求;另一方面也顯示出我國鋼鐵技術水平的提高。長期的鋼鐵出口順差沖擊了進口國的鋼鐵企業,特別是對歐美國家的主導地位產生威脅。因此,為了保護本國產業,維護本國的經濟利益,這些國家在國際貿易中對我國鋼鐵出口產品采取了更多、更隱秘的貿易保護主義,貿易摩擦不斷升溫。
  我國鋼鐵進出口價格懸殊,主打價格戰。6月份,我國鋼材出口均價為568美元/噸,環比下降2.57%,再創年內最低;進口均價為1098美元/噸,環比下降5.1%。6月份,鋼材進出口價差有所減小,為530美元/噸。
  近年來,我國鋼材進出口價差總體呈上升趨勢。首先,國際市場鋼價下跌,迫使鋼材出口價格競相下滑。其次,從我國鋼鐵出口產品結構上來看,我國主要出口的是普碳類低端鋼鐵產品,如軋板、鋼管、螺紋鋼、線材等。一方面,這些出口鋼材產品具有低附加值、低技術含量的特點;另一方面,我國主要是從高勞動力成本國家進口高科技含量和高附加值的鋼鐵產品,使得我國鋼鐵的進出口價格懸殊。同時,我國相對低廉的鋼材價格也降低了進口國相關產品的生產成本,這是鋼材進口國從我國大量進口的主要原因,但這也會對進口國市場帶來一定的影響。
  總的來看,中國相對低廉的價格是鋼材進口國的需要,同時也幫助我國鋼鐵行業拓展了海外市場,而歐美等國往往忽略我國的成本優勢,采用第三方國家的價格來衡量我國產品價值,認為我國鋼鐵產品存在傾銷、補貼行為,從而加大對我國鋼鐵的反傾銷、反補貼措施。
  因此,我國鋼鐵企業在開拓國際市場時不能只看重數量,更要在質量和技術含量上狠下功夫。我國鋼鐵企業應進行科學技術、品牌、管理等創新,增加產品附加值,變“中國制造”為“中國智造”,提高鋼鐵企業國際競爭力。




備案號:蘇ICP備15025703號-1          版權所有:徐州東南鋼鐵工業有限公司
边境之福免费试玩